鸣放新闻 娱乐

刘昊然谈《我和我的祖国》里“土味”造型:我从没这么野过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3 00:46:10

上映第一天,票房就接近3亿元,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在“国庆节”中大获成功。

这部电影是根据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人民熟悉的七大历史事件改编的。它讲述了普通人呼吸的故事,和他们的祖国分享同样的命运,这在历史上是不为人知的。

其中,《日光流星》聚焦陈飞宇和刘浩然饰演的一对流浪的农村兄弟,从他们的角度再现了整个国家激动人心的时刻。

此前,当影片发布剧照时,刘浩然的出场引起了很多讨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前迷人英俊的形象,但穿着破旧尘土飞扬的衣服,长长的指甲沾满污垢,甚至上演了菜刀“切”指甲的惊人一幕...当然,他的搭档陈飞宇的外表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采访中,刘浩然表示,参与此次拍摄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至于他这次扮演的角色,他坦率地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狂野过!”

为了反映角色的角色颜色,特别需要一个伤疤。

在《日光流星》单元中,刘浩然扮演流浪兄弟的哥哥瓦尔德纳(Waldner)。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没有接受过正统家庭教育的青少年,自由自在,没有太多的自律意识,“是一个非常纯洁、非常自然、自然成长的孩子。”

刘浩然做了一个比喻。受过正常教育的人会有自制力。例如,我正在减肥,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吃东西。我想吃东西,但我知道我必须控制不吃东西。但是在流浪兄弟的世界里没有这样的“控制按钮”。

"对他们两个来说,幸福就足够了,生存就足够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刘浩然说道。

这是刘浩然第二次与导演陈凯歌合作。在最后一部《魔猫传说》中,刘浩然是一只羽毛优雅的年轻白鹤。相比之下,他的形象这次被大大颠覆了。

刘浩然说,起初他不确定自己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以前从未扮演过这样的角色,也从未如此狂野过”。

化妆后,他感到很放松。做模特时,他还特别向模特老师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例如,我特意在眉毛上做了一个疤痕。

“眉眼是最能改变一个人气质的,伤疤分开了我的眉毛。此外,人们会认为这个伤疤可能是和一帮歹徒打架留下的。我认为它能更好地反映人物的性格色彩。”他感到遗憾的是,整个建模对人物刻画太有帮助了。

刘浩然说,每天早上化妆的时候都需要修长指甲,不能整天拔掉。这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他做任何事都不方便。有时他摸摸自己的脸,揉揉眼睛,弄伤指甲。然而,他坦率地承认建模是为了服务的角色,建模对角色有很大帮助。

在贡品电影的第二场演出中,没有一场戏是假的。

这是刘浩然第一次与高级教师田壮壮合作。

他第一次见到田壮壮先生时,发现他所有的胡子发套都粘上了,田老师不需要任何额外的胡子发套,但他已经带着这样的形象来到了制作团队,这让他觉得田壮壮先生已经将表演融入了自己的身体。"我认为表演仍然很简单。"

流浪的兄弟们见证了2016年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的成功着陆。那天,草原在白天闪过一颗流星,宇宙的浩瀚照进了每个人的心中刘浩然说流星代表希望。对这位老妇人来说,返回舱的着陆只是一颗流星,划过天空,也划过许多人的心。

这部电影的总拍摄时间不长,这次的角色是他从未尝试过的类型。刘浩然也觉得在短时间内完成如此艰难的角色塑造非常具有挑战性。他坦率地说,任何场景都不可能是假的。这一次,射击是一件非常有力的事情。

自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首映以来,刘浩然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创作频率,出现在许多优秀的影视作品中,如《唐人街侦探》、《琅琊榜·冯长林》、《怪物猫传》。由于他在电影《唐人街侦探2》中的出色表现,刘浩然成为受欢迎电影《百花奖》中最年轻的最佳男演员提名人。

《我和我的祖国》是刘浩然在一部致敬电影中的第二次表演。早在2017年,20岁的刘浩然就主演了历史电影《军队建设的伟大事业》,这部电影展示了军队建设90周年。他扮演20岁的苏羽,当时他是南昌起义总指挥部警卫队的队长,表演得很好。

电影中的瓦尔德和现实中的演员刘浩然在他看来都只是目击者和独立的个体。"但是我属于这个祖国,我属于这个集体中的一个人."

[采写]克林,《南方日报》实习生兼南方记者刘长信

[作家]刘长信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责任编辑:admin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