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放新闻 教育

券商营业部老总挪用资金炒股 2年赚20倍获利5200多万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9 18:10:57

经纪业务部门经理挪用资金炒股两年,获利20倍,5200多万元。由于这位“大师”的建议,他在犯罪后被判五年监禁

近年来,合规风险控制已经成为证券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然而,在早期,经纪业务部门的鲁莽和非法经营仍然不断受到指责。

近日,中国司法文件网披露的一项裁决显示,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前总经理周某非法挪用营业部资金6000万元,并借给时任华安证券代理总裁王某900万元资金用于股票投机。他因挪用公款罪被判五年监禁。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周的供词,在周归还了大部分被挪用的资金后,他用自己控制的“朱某”账户在2005年至2007年间投机了剩余的200万元,收入超过5200万元——大约20倍。

从二审判决来看,周挪用资金进行股票投机在当年并不少见。从被告的陈述和证人的证词可以看出证券业重组前营业部的混乱。

31岁的他成为了销售部的经理。

对证券从业人员来说,私募炒股是绝对禁止的行为之一,而挪用单位资金炒股则违反了刑法。对于这位年轻有为的销售部门经理来说,损失大于收益。

从周在华安证券的工作经历来看,他一路繁荣。1996年7月,周加入安徽证券公司安庆第二营业部(华安证券的前身),担任副经理兼经理。

华安证券增资重组后,周得到进一步提升。据华安证券官方网站报道,2000年12月28日,中国证监会批准公司增资重组,更名为华安证券有限公司,同时批准公司为注册资本17.05亿元的综合性证券公司。任命王永平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代理总裁。

然而,2001年2月,周成为华安证券安庆人民里营业部总经理。他当时只有31岁。此后,2001年11月,周被任命为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总经理,任期8年。

作为安徽省证券公司,华安证券更容易与安徽地方机构合作。根据该裁决,2002年至2003年期间,周小川代表深圳市彩田南路部门,以购买安徽省6家政府机构、办事处、合作社等地方政府债券的名义筹集资金,总额达1.34亿元,用于向客户发放和股票投机。

然而,当客户归还资金时,周小川并没有把资金归还给销售部门,而是“切断”了大量炒股资金。对于销售部经理来说,这并不难。

通过证人的证词,在早期的业务部门可以看到客户身份管理和资金流监控的混乱。例如,一名证人说,他的公司在销售部有几个个人账户,身份证是购买的。不清楚是谁。

周本人坦承,营业部获得的个人股票账户是因为一些客户为了股票交易的方便需要一些不相关的账户,营业部购买了一些身份证,借客户开立股票交易账户。然而,参与此案的许多证人表示,他们从未炒掉股票,也从未丢失或借给他人。涉及的身份证,除了正确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与他们的地址和照片不匹配。

关于挪用资金的行为,周说,为了提高公司的业绩,在他全面掌管业务部门后,他以购买政府债券的名义从上述机构筹集资金。融资款转入营业部账户后,周将大部分资金贷给华安证券投资总部自营,部分资金贷给营业部客户赚取差价。由于违反规定,贷款协议未被记录。

此外,对于业务部签署的许多合同和协议,周介绍说在签署协议时没有找到借款人,所以借款人的签名是由当时的业务部负责人常慕琦(Chang mouqi)签署的。周说他借钱给王是为了增加销售部的营业额和佣金收入。当他决定借钱给谁时,张通常会照办。

从“石头到黄金”发射了5000多万枚

早期由于当地业务部门管理的疏忽和“专家”的指导,周小川在截获大量资金后开始进行资本配置和股票投机。除了自己的股票投机,周小川还截留和挪用了900万元人民币给他的朋友王进行股票投机。

根据裁决中所列的文件证据,华安证券[2001]1号文件《华安总结》确认,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决定,代理总裁王某负责总体工作,特别强调规划、财务和人事。

2003年底,王将其股票账户从夏新证券转到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并以“石某1”和“周某银”的名义开立账户进行股票投机。开户后,周某将其提供给王某使用。王说他没有签署华安证券的融资合同。所有转移的资金都是周借的,但没有提到具体的融资渠道。

根据周的陈述和王的证人证词,作为华安证券的“老人”,两人在1997年相遇。周介绍说,大约在2003年底或2004年初,王去深圳出差,问周的营业部有没有钱。周说他把它借给了公司进行自我管理。王某随后表示,他将让自我管理部门提前偿还部分资金。他和周某制作了自己的股份,利润分成6.4%,周某同意。

从那以后,周小川通过一系列账户转移扣留资金,并将情况报告给王,王开始指示周小川买卖股票。每次销售都是王某做的,他通过电话通知了周某。周某按照王某的要求操作。到2005年,华安证券爆发了债务危机。周说,他将挪用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并归还给业务部。还款将从股票交易账户中支付。最终,他控制的“朱某”账户中只剩下200多万元。这笔超过200万元的款项,在王某的“化石为金”下,到2007年已经达到5200多万元。

根据安徽省监察厅发布的关于逮捕被告周某的声明及其解释,确认被告周某于2017年1月18日受到安庆市公安局的监视。在担任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经理期间,他主动供认,他与华安证券前负责人一起,利用内部信息和从营业部借入的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获得巨额收益。然而,关于什么是“内部信息”,该裁决尚未公布。

通过地下银行洗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证券业的各项法规不断收紧。如何将股票投机赚来的5200多万英镑转移给自己,已经成为周小川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在从“朱某”账户取出资金并存入存折(朱某的名字)后,周承认,在王的安排下,他将存折和密码交给地下银行的中间人,并用新的身份证件将资金转入周兄弟在香港的账户。

周的哥哥说,他在香港的公司自注册以来没有开展任何商业活动。2007年初,他的兄弟周说,一个朋友想用这家公司付账。周可以提高一些佣金。周的哥哥同意了,并收到了5000多万港元的汇款。

后来,周要求他的兄弟在香港成立华策公司,将超过4800万港元转入该公司账户,并再借给他的兄弟500万港元。周的哥哥说,2009年之前,他为周这一代人持有华策公司。法人和银行注册都是他自己的。2009年,周辞去华安证券的职务,变更法人和银行的注册。

有趣的是,由于这笔500万港元的“贷款”的存在,周的哥哥在2009年以债转股的形式给了周超过260万股优思乐。2016年,公司在新的第三板上市,周兄弟成为股东。

在剩下的4800万港币中,周声称留下了1500万,而剩下的3300万按照王的指示分两批分发给王的妻子和女儿的账户。自那以后,2010年,周小川在厦门成立了一家公司,通过王的卡将1500多万港元转到自己的卡上,并转到公司账户进行运营。

然而,王某的证词并没有提到上述资本外流和“六四”炒股的信息。王只说2010年8月,周说他在香港有一个基金,想通过地下银行把钱转到他的账户上。他同意在资金入账后把钱转还给周。

声称资金是“借”的说法没有得到支持。

在上述资金截留和挪用中,由于资金是周以“代表单位购买国债”的名义筹集的,后续拨款也被视为单位资金。

对此,一审法院认定,周利用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挪用本单位资金6000万元用于个人用途,非法获利5294.12万元。此外,该单位900万元的资金被挪用和转借给他人牟利。挪用资金总额6900万元,数额巨大,构成挪用资金罪。在此基础上,周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并在考虑自首和积极返还赃物的情况下追回了非法所得。

一审判决后,周某上诉称,他对综合客户资金的配置和使用是证券市场的一种常见操作模式。属于借款,不属于挪用,已经偿还了融资企业的本息,并向营业部支付了大量佣金,为营业部创收。他的行为是履行职责的义务行为,对社会无害,也不是挪用行为。此外,向王某分配股票交易资金是融资融券行为,也是营业部的操作行为。决定将公款归个人使用,为单位谋福利,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同样,辩护人还表示,周小川的行为是证券业典型的融资融券业务。周小川用从保证金中筹集的6000万资本进行股票投机后,从使用到全收益期的收益全部属于营业部。只有周小川拨给朱先生账户的1000万元涉嫌挪用资金,而拨给他人账户是周小川履行职责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此外,返还资金后,周小川控制账户300多万元的资金余额为非法收入,周小川持续炒股的5294万元利润不应认定为非法收入。

然而,上述上诉请求和辩护意见未获法院批准。二审法院称,原判决确认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准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最终裁决驳回了周的上诉,维持了原判。

责任编辑:admin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
热门